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传说故事 >

刺眼的幸福-中国新传说

故事网 发表于 2020-03-08 14:45 | 查看: | 回复:
  1。一见钟情
  
  范媛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上天眷顾的女人,她不仅出身好,而且长得也漂亮,从小到大,她都没什么好朋友,李小环是她最好的朋友。李小环家里比较穷,但脾气温顺大方,两个人性格互补,相处还算和谐。
  
  范媛从医学院毕业分配到了父亲的医院做了妇产科的实习医生,李小环则到了一家民营企业做文员,两人一直维持儿时的友情不变。空闲的时候,李小环就会找范媛去逛街,不过多数都是范媛买,李小环只是看。
  
  有一天,李小环正坐在一间时装店门口的椅子上休息,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她一掌,她回头,发现是十几年前就搬走的旧邻居姜世清。两人正在叙旧,范媛刚好从试衣室里出来,姜世清顿时惊为天人。姜世清当场就下了决心,一定要将她泡到手。
  
  姜世清热情地邀请范媛和李小环到商场楼下的咖啡室喝咖啡。從聊天中范媛得知姜世清是个走南闯北的生意人,年纪轻轻就拥有一间物资贸易公司,再加上他言谈举止风趣幽默,范媛对他一见钟情。
  
  这个叫姜世清的男人,和她平时接触到的男人是完全不同的,他见多识广,善解人意。他付款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出他用的钱包牌子和她哥哥用的是一样的。
  
  一个有钱又有风度的男人,对情窦初开的范媛,是一种致命吸引。在李小环上洗手间的时候,姜世清很快拿到了范媛的手机号码。
  
  第四次见面,姜世清就用一杯红酒把范媛搞定了。姜世清驾着他的黑色丰田把范媛带到了他长期租住的酒店。一场颠鸾倒凤之后,姜世清搂着范媛,神奇般地从枕头后面抽出一把玫瑰,在玫瑰花丛里,范媛“捡”到一只巨大的钻戒。
  
  范媛幸福地笑了,一个月后她就把姜世清带回了家。从认识到结婚,只是闪电的三个月。这一切李小环都是不知道的。
  
  范媛没有对李小环说过她和姜世清交往的事,她有私心:以姜世清和李小环的交情,李小环很容易近水楼台。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,她亲自把喜帖交给李小环,李小环惊讶不已,她动了动嘴,但她看着范媛那张幸福的笑脸,把想说的话都咽下了。
  
  2。真面目
  
  范媛盛大的婚礼过后,拿着父亲给她做陪嫁的50万和姜世清去了外国旅行。其间李小环也结了婚,丈夫是地质局的普通科员程方。范媛从法国寄回来一套昂贵的玻璃器具作为她和程方的结婚礼物。
  
  范媛从外国蜜月回来第三天,就发现自己家的外墙被人用油漆喷花了,上面写着欠债还钱、没钱偿命的狰狞红字。范媛连忙打电话给姜世清,姜世清从公司赶回来,轻描淡写地安慰范媛说可能是有人搞错了。
  
  可是接下来的事实不是姜世清描述的这么轻松。不止隔三岔五有人喷油漆,半夜三更还会有很多可疑的电话打进来,范媛一接就断了。接着姜世清说要换车,把他用的丰田以8万块的低价卖了出去,但是一直都没见他再说买车的事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三个黑衣男人上门,将还在床上酣睡的范媛和姜世清吵醒,其中一个男人持着姜世清亲笔签名的欠条,总共60万。事已至此,姜世清知道瞒不过,索性承认。原来姜世清开的所谓贸易公司只是水货公司,专门做偏门生意。他走私水货,从香港和澳门运回大陆,以牟取暴利,这次的货在海关被截了,他血本无归。
  
  范媛当时就蒙了,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打电话向父亲借了60万,过后她对姜世清的感觉一落千丈。姜世清也不再在她面前装绅士,他恢复了本来面貌,吃喝嫖赌,无所不为。范媛不止一次撞破他搂着不同的女人出入酒店,根本无视范媛的存在,令范媛在朋友面前丢尽脸面。
  
  范媛和姜世清吵过也打过,姜世清总是发誓痛改前非,转过头他的老毛病又犯了。范媛想到了离婚,可是她刚一提出来,姜世清就变了脸。他威胁范媛,如果提出离婚,就要她赔偿他50万的心灵损失费,否则跟她没完。
  
  范媛从小到大都没经历什么挫折,所以当她被姜世清折磨的时候,她觉得生不如死。好好的生活就这样被搅成一池浑水,范媛不甘心,她决定找李小环,问清楚姜世清的过去。
  
  自从李小环结婚后,范媛第一次来她的新家。一个穿格子衬衣的男人给她开门。一杯清茶、一块蛋糕,还有小小的二居室里明黄的暖色系设计,一下子就击中了范媛那颗被姜世清摧毁的心。范媛完全没有想到李小环会嫁得这么幸福,她一边听着李小环说话,心里一边在愤愤不平。她不平为什么从小就处于下风的李小环会觅得好夫婿,她不平自己出身高贵最后却落得了嫁个伪君子的下场。
  
  她越想就越狐疑,按理说姜世清这么好的条件,李小环应该看上他才对,可是李小环从来都没说过姜世清一句好话或者坏话。在她的再三追问之下,李小环趁程方去厨房,告诉了范媛姜世清以前的身份。他原本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混混,不过15年没见,她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已经重新做人。她本来想告诉范媛的,可是怕话说出来会毁了一段好姻缘。
  
  范媛当时的气愤,无法形容。她当时的感受就是被骗了,如果说自己被姜世清骗是自愿,那么给李小环骗了,就是被迫的。范媛联想到自己的处境,再看着温和的程方,范媛就恨上了李小环。
  
  不久后的一天,由于心烦意乱,范媛在从超市出来的时候,踏错了脚,从电梯上摔了下来。刚好程方也去超市买东西,他礼貌地将范媛送到医院包扎好,再把她送回家。他的温柔体贴让范媛一下子见识了什么才叫好男人,她越是觉得程方好就越恨李小环,夜晚躺在床上做梦,梦里是程方那张方正的国字脸。有了对比,她发现自己想要的男人,原来是程方这种。
  从小到大,范媛想要的东西,从来没有得不到手的,况且李小环害过她,她夺走她的东西,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,纹淙酥怼
  
  3。陷害
  
  范媛假意答谢程方,约了他吃饭。那段时间李小环去了上海出差,程方对形象高贵的范媛也颇有好感,一来二去,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范媛见时机成熟,就假装喝醉,然后“酒后吐真言”,诬陷李小环明知姜世清是流氓,还故意介绍他们相识。在她失身那晚,也是李小环帮他约自己出来的。
  
  程方觉得惊愕,他看着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范媛,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婆会是这种人。他打电话问在上海的李小环。李小环沉默过后,对程方说,在范媛婚姻失败这件事上,她负有一定的责任,回来她再细细跟他说。程方如雷轰顶,虽然他还没确认李小环有没有陷害朋友,可是他知道范媛的不幸福和自己的老婆脱不了干系。
  
  可能是内疚,也可能是范媛太过刻意,那晚一向酒量很好的程方竟然喝醉了。等他清醒过来,他发现自己怀里搂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。他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程方是个老实人,一方面他没想过要背叛李小环,另一方面他不想伤害范媛。在他向范媛道歉的时候,范媛不仅没有怪他,还温顺地依偎在他怀里,说她一直暗恋他。范媛在姿色上远胜李小环,再加上她刻意讨好,程方就迷惑了。
  
  但是一个电话就破坏了范媛几乎成功的计划。李小环从上海打电话回来给程方,说她怀孕了。程方放下电话非常开心,他知道自己即將为人父,重新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。
  
  他当场就告诉范媛,他和她的关系要断了,他不想伤害李小环。李小环怀孕完全在范媛意料之外。她慌了,她跪下来求程方,就算她一辈子见不得光,一辈子做二奶也甘心,只要程方不离开她,她什么都可以答应,她甚至可以帮忙将来送他的孩子出国留学。程方断然拒绝,拂袖而去。
  
  范媛哪里肯善罢甘休,她的理智已经被妒火完全烧光了。她觉得问题完全出在李小环的肚子上,只要李小环的孩子没了,她就等于失去和她争程方的筹码。
  
  范媛为了得到程方,已经无所不用其极。她暗自召回已经多日没有回来的老公姜世清,答应他离婚提出的条件。她可以给他50万,可是反过来,他要帮她一点小忙。姜世清当然满口应承,只不过找人推李小环一下,又不用弄出人命,50万就到手了,何乐而不为?
  
  4。获罪
  
  范媛选择了一个星期天动手,她知道李小环星期天有逛超市的习惯。她偷偷等候在超市门口,李小环出来,范媛对街口对面的一个小青年示意,待李小环走到路口,忽然就被推了一下。李小环捂住肚子摔倒在地上,范媛不失时机地走过去扶起李小环,以怕她流产为由,将她扶回了她工作的医院。星期天,手术室没医生值班,范媛镇定地将李小环扶上手术台,之后她换上工作服,戴上手套检查一番之后对李小环说,孩子保不住了。
  
  李小环摔在地上的时候两腿中间流了点血,再加上对范媛的专业深信不疑,所以她想了想,就点头同意范媛帮她做手术。范媛拿出一张手术单要李小环签字,说是例行公事,李小环粗略看了一眼就签了。
  
  麻醉剂发作,李小环缓缓睡死过去,她看不到范媛脸上的冰冷。李小环只是出了点血,根本影响不了她的胎儿,范媛利用了自己的职业和李小环对她的信任,她要除掉这个障碍。胎儿顺利拿出来之后,范媛看着睡得香甜的李小环,突然想到,李小环这么年轻,如果让她再怀上程方的孩子,程方还会回到她身边,而自己未结婚之前怀过孕,因为怕影响穿婚纱的效果她决意打掉,没想到那次之后一直都没有再怀上。范媛决定一不做二不休,她咬咬牙,残忍地将李小环的子宫摘除了。
  
  手术后的李小环觉得很虚弱,她以为是正常反应,也不介意。回家休养了两个月,但身体一直未见好转,还伴有下腹坠痛,于是在一个同事的陪伴下去了附近的一间医院做B超。医生告诉她,她的子宫已经被摘掉,她听完之后一下就晕倒了。
  
  程方送她回家的路上一直沉默,他应该比她更难过才对,因为他太想要一个孩子了。他的反常让李小环产生了怀疑。在李小环的逼问下,程方坦白了他和范媛在李小环出差上海的时候那段私情。
  
  李小环如梦初醒,她一点点回忆,太多的巧合了:她刚好就被人撞倒,刚好范媛就在附近,刚好是星期天,只有她一个人手术。李小环几乎可以肯定她神秘失踪的子宫和范媛脱不了干系。
  
  李小环在报警之前,念着她和范媛十几年的情谊,她要亲口问问她。李小环去找范媛,范媛刚带着两个实习医生从实验室里出来,看见李小环一脸黑气,范媛识趣地喝退旁边的人。实验室的门关上之后,李小环拿出文件袋里的B超片子质问范媛。警察还没来之前,她想亲口听到她的解释。
  
  范媛深呼吸一口气,她知道一时的冲动酿成的大错已经无法弥补。她冷笑一声,走到实验室左边的架子旁,取下一瓶浸着黄色液体的瓶子,上面粘着编号,是1120。她问李小环,觉不觉得这个编号很熟悉?李小环狐疑地抬头,11月20日,是她失去孩子和子宫的那天,她怎么可能忘记。范媛笑了:“这里面泡的,就是你的孩子和子宫。你本来不必流产的,是我撒的谎。”
  
  李小环看着那瓶黄色液体里的不明形状的东西,无比愤怒,愤怒让她失去了平常心。范媛的嘴一直没有停,她说到如何勾引她的丈夫,如何找人冤枉她,丈夫才对她冷淡。李小环悄悄地从手术台的盘子里抄出一把剪子,狠狠地插进了范媛的腹部。范媛倒下的时候是含着笑的:“就算我死,也不让你比我幸福。”
  
  曾经一瓶汽水两个人喝的情谊,就这样毁掉了。范媛心胸的狭窄让她放不开那些纠结,她通通归结起来,积成一个洞,最后害了别人,也害了自己。范媛因为大量出血死了,而李小环以过失杀人罪被判三年徒刑,缓刑一年。 更多故事文章请关注故事网_故事大全:http://www.dgyilongmachine.com
为您推荐故事

民间故事 | 神话传说故事 | 历史故事 | 现代故事 | 童话故事 | 爱情故事 | 幽默故事 | 鬼怪故事 | 人生小故事 | 故事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故事网-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  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